栏目管理

www.7769.com

都只是佛教中的工具
日期:2019-09-09    访问量:

  遗言二句:遗言指。冥:暗、相合。 缮性:修治。二句谓遗言,事理奇妙,但无法我(柳元)未能通晓。

  此诗写做者到禅师院读的感触感染。做者被贬永州后,爱到佛院逛赏,热心读,研求佛理。他起头读经时,先洁口洗齿,整衣去尘,甚为虔诚。但读到两头,就可晓得佛理精湛玄奥。分歧于一般的学问。他认为所逃求的,都只是佛教中的工具,尚未实正理解释教的实理。他说佛家的遗言,即他读的禅经,虽有些许,还远远不敷,还要继续深切进修和。

  膏沐:本指妇女润发油脂。这里用来描述青松受雾露润湿。 淡然:平平的样子。 悟悦:悟道的欢愉。

  柳元曾正在《送僧诰初序》中说:“且凡为其道者,不爱官,不争能,乐山川而嗜闲安者为多;吾病世之逐逐然以印组(指做官)为务,而相轧也。则舍是其焉从?吾之好取宝塔逛,以此。”这表白他好交逛和尚,确实是厌恶的奔竞糊口,而以山川闲安为乐。

  宋人范温,对柳元的诗做,评价甚高,认为“其本末(他的全数诗做,皆能做到:)立意遣词,可谓曲尽其妙。”

  诗的最初两句:“淡然离言说,悟悦心自脚。”表白:柳元学褝,虔诚意敬,终究有所(悟有小大之别,柳元还未达到大悟彻悟),而大有收成!

  实源二句:实源:的实正来历,即佛家的实意。 了:全然。 妄迹:虚妄的事迹。二句谓对佛家实副本意毫不领会,只逃求此中荒唐虚妄的工具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9-2022 http://www.cteexp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